head-n
mobile-head

流傳世間武術派系中,有一祕密組織,名為「灶幫」,
灶人不僅掌控了全球餐飲界,更是各大門派的武功起源。
然而龐大勢力卻也引來了人心的動盪與爭鬥……

 

十三歲的林志達是今年新入幫的灶幫弟子,
他的母親在成為新一任幫主後,遭人暗算下毒,全身經脈寸斷。
唯有學會失傳的「全脈神功」才有一線生機。

 

一心想醫治好母親的志達,四處尋找失傳的武功秘笈,
在尋找過程中,更發現歷任幫主箱相傳的信物──軒轅石的祕密。
原來這顆石頭具有穿越時空的神力,
還可以幫助他學會神功裡傳說的五大神菜!

套書定價560元 | 優惠價75折420元
少年廚俠套書 放入購物車
bar1-1

穿越到明鄭時期的志達,一方面查探神菜的作法,另一方面發現當時延平王鄭經與明朝皇族後代寧靖王之間的嫌隙。
三番兩次現身的黑衣人也來到了古代,伺機破壞志達學習神菜的機會……

bar1-2

持續為醫治母親奔波的志達,一次情急下,再度穿越時空,來到了偏安的南宋臨安城。
進入秦檜屬下的府中擔任奴僕,竟發現掌管灶房的余大娘藏著不可告人的過去……

  • cha1

    林志達

    十三歲,生性爽朗,富有正義感。從小就立志像父親一樣,成為一名行俠仗義的大廚俠。在母親陳淑美被人暗算後,積極尋找「全脈神功」的祕笈下落。

  • cha1

    方羽萱

    十三歲,父親方子龍是「魯山東麵食坊」的董事長。今年和志達、繼程一起新加入灶幫,提議三人組成「少年廚俠」,個性善良天真、鬼靈精怪。

  • cha1

    李繼程

    十四歲,屬官灶派,和陳淑美競爭幫主大位的魏興是他的舅舅。為了加入灶幫特地從美國回來,在入幫儀式上認識羽萱和志達,卻因為官灶、民灶之爭,和志達誰也不讓誰。

  • cha1

    陳淑美

    臺南新府城辦桌團的團長,善使「米葉六劍」,為了調查某起事件的真相而角逐幫主大位,不料卻中了五毒,全身經脈寸斷,需要「全脈神功」才有機會痊癒。

  • cha1

    噬血魔

    來自古代的妖魔,晝伏夜出、神出鬼沒,以人畜之血為食,會假扮成人形矇騙人們。

bar3-2
sp_pic1

招式介紹:臺灣第一座孔廟

(出自《少年廚俠1:兩王的心結》)

臺南孔廟是臺灣第一座孔廟,被列為國家一級古蹟。明鄭時期,陳永華為了在臺灣推廣儒學、舉才納賢,建議鄭經在承天府建造第一座文廟,但當時完工的僅有用來祭祠孔子的「大成殿」,以及故事中提到的「明倫堂」,後來又經歷了數次整修、重建,才變成現今所見的模樣。

sp-foot
sp_pic1

招式介紹:著名的臺菜料理

(出自《少年廚俠1:兩王的心結》)

臺灣先民多來自閩南一帶,因此臺灣菜的作法,與福建廣州鄰近地區的料理淵源深厚,隨著後續歷史遷移,陸續移入其他飲食文化,使得現今的臺菜呈現出多元而豐富的樣貌。 傳統的臺菜食材除了傳統的雞、豬、鴨外,更有豐富的海產與蔬果,像:雞仔豬肚鱉、化骨通心鰻、紅蟳米糕等,都是經典的臺菜菜色。

sp-foot
sp_pic1

招式介紹:臺南食物為什麼偏甜?

(出自《少年廚俠1:兩王的心結》)

許多外地人對臺南食物的第一印象就是「甜」,推論有幾種可能:一是受到福州菜的影響,因為福州菜偏甜,渡海來臺的廚子們承襲了此一做法;也有可能就像故事中所提到:當時的蔗糖是一種很珍貴的調味料,只有官家和富人吃得起,多用一點方能顯得大方富貴!

sp-foot
au-photo

鄭宗弦



曾榮獲九歌現代兒童文學獎首獎、陳國政兒童文學獎首獎、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優選等數十項文學獎。著有:「穿越故宮大冒險」系列、《媽祖回娘家》、「香腸班長妙老師」系列、「鄭宗弦的『鬼』故事」系列、「豬頭小偵探」系列、「快樂點心人」系列、《大番薯的小綠芽》、《媽祖林默娘》等數十本書籍。

結合「美食」與「武俠」的冒險之旅

去年初我曾在粉絲團上宣告,我想寫一套少年小說,讓辛苦做菜的媽媽好好休息,改由孝順的孩子做菜給媽媽吃。恰好親子天下的編輯來信邀請合作,我便闡述了這一小說系列的創作理念,並提出創作計畫。兩方一拍即合,隨即著手創作這一套少年武俠小說。

少年武俠小說?

是的,您沒有看錯,這是集合老、中、青、少廚師們,所共同演出的少年武俠小說。

煎、煮、炒、炸、蒸、燴、溜、燙、烤、焗、爆、煲、汆、熬、煨、燒、燜、燉……廚師做菜的十八般廚藝,刀技火候,水裡來火裡去的,都讓人產生武功的聯想。因此我讓書中的廚師具備頂尖武功,主人翁志達的母親是鼎鼎有名的總鋪師,在家學薰陶之下,也擁有武藝與廚藝的龐大潛力。

我生長在糕餅之家,從小跟著家人製作麵包、蛋糕、紅龜粿等點心,了解從事飲食工作者的辛苦,而廚師又比起點心師父更加艱辛,刀子、爐火都容易使人受傷,油煙更會害他們生病,他們在為大眾創作美味幸福的同時,往往犧牲了健康與安全。

廚師們創作出經典名菜,不僅滿足人們的口腹之欲,也提供美談讓人樂道回味,人們總說中華料理博大精深,卻忘了這是歷代廚師們勞苦的累積。然而古代廚師的社會地位低下,知識份子雖然用文字記錄了美食,卻很少為廚師作傳記。我寫這一系列的目的,便是想藉由有趣的故事,來表揚廚子們的貢獻。

這是一趟飲食文化的探索之旅
中華料理因幅員廣大,大略分為閩、浙、粵、魯、蘇、湘、徽、川,八大菜系。我讓主角穿越時空,帶領讀者一探名菜發明的起源。

許多名菜的典故成為膾炙人口的故事,稍加改編便能引人入勝。但有些名菜或許是一地風俗,社會集體的創作,或是佚失了發明人與相關情節,而沒有專屬於它的故事,我希望能藉由這個系列來彌補這個缺憾。

這也是一趟探索武功的冒險之旅
中醫主張「藥食同源」,又說「五味入五臟」,因此調和平日的飲食就是養生的良藥。中醫認為精、氣、神、血為人體能量之源,氣為血之帥,血為氣之母,穴道與經絡是能量匯聚之處,正確的呼吸與運動能使能量在身體運作順暢,甚至衍生出更強的能量。進一步衍生出功夫、運氣、掌風,乃至隔山打牛、隔空抓物等有如特異功能的武功說法,讓人產生許多浪漫的想像。

這又是一趟感受俠義的體驗之旅
我看到許多喜歡閱讀的孩子,想要閱讀有關充滿想像力的大部頭書籍,選擇了市面上的武俠小說。然而武俠小說是為成人而書寫的,又有「成人的童話」之說,其中刀光劍影,江湖恩怨的情節太深沉,並不適合少年兒童閱讀。

韓非子說:「俠以武犯禁」。古代的俠客救急扶危,愛打抱不平,有時放蕩不羈,違法犯紀,這樣的俠客並不是孩子學習的典範。我想創作一套專門為孩子而寫的武俠小說,將「武」的部分控制在暴力範圍之內,而「俠」的部分, 撇除任性的違法,而導向濟弱扶傾,輕財重義,伸張正義的利他行為。

這還是一趟族群文化的融合之旅
八大菜系之外,我還想在故事中加入京菜和臺菜。

北京城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個王朝的政治中心。來自各地各省的達官貴人匯聚在此,必然會衍生出豐富的飲食文化。而臺菜,臺灣經歷過荷蘭、明鄭、清朝、日本等政權的統治,飲食文化都有各國的遺留。加上西元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逃到臺灣,帶來各省兩百萬居民,也把各地的飲食文化帶過來。這些人當中不乏資本家、大地主、高官和滿清遺老,這段歷史也讓中國各地精緻高級的宴客大菜都在臺匯聚,使臺灣成為中華飲食文化的大熔爐。

這一套結合「美食」與「武俠」,由功夫高深的廚師們一同演出的﹁美食派少年武俠小說﹂已經上場,請跟著主角們一起縱橫古今,吃喝玩樂,伸張正義吧!

邢小萍|臺北永安國小校長    胡川安|「故事:寫給所有人的歷史」網站主編
陳郁如|【仙靈傳奇】作者    陳安儀|親子專欄作家    張文銘|臺中光德國中教師
黃雅淳|國立臺東大學兒童文學所副教授    楊志朗|彰化鹿鳴國中教師
Selena|「一開始就不孤單」粉絲團版主

色香味俱全的武俠饗宴陳郁如(【仙靈傳奇】作者)

之前我買過鄭老師系列的書來看,真的是本本精采,這次我很榮幸被邀請來推薦他的新書「少年廚俠」,實在非常興奮。我放下我手上應該修改、準備要出版的書,暫停已經發想、開始起頭的新書,一口氣就把書稿看完,完全不想停下來,每個段落都吸引我往下看,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。

故事的設定在現在的臺灣,主角林志達跟幾個在學校的男女同學同時加入「灶幫」,他們不僅身懷廚藝,還各個身懷武藝。在現代的故事中融入武俠,這樣的設定肯定會讓小孩樂歪了,因為絕世武功不再是武俠小說裡那些遙遠年代的故事,中學生也會拳腳功夫,也會點穴輕功,也會用內功救人,真的太親民,太讓人羨慕嚮往了!

這些小孩加入「灶幫」後,本以為就此精進廚藝,修習武術就好,沒想到一波接著一波的考驗跟困境接踵而來,他們就此捲入無數的危險挑戰,有人中毒、重傷,有人被陷害、附身,甚至有人死亡。他們不僅得在現實世界要找出凶手,還要穿越古今,找出各種問題的解答。

這樣的故事設定本身就很吸引人,更難得的是,鄭老師不是隨便拿穿越出來搭配武俠,順便加幾道小菜就滿足了,他的穿越有歷史根據,你可以貼近古人的生活,讓人不知不覺間學到歷史典故;他的武功配合身體各處穴道,中西合併,相容並蓄;而他筆下的菜色有憑有據,富有創意,對於食材來源,用法都有詳細的介紹。這裡更可以看出鄭老師的文學筆觸,他用文字把食物的色香味呈現在讀者面前,太令人折服了。建議各位千萬不要在半夜看「少年廚俠」,因為會全身血液沸騰,胃部空虛難受,頭暈腦脹,巴不得馬上吃到各種名菜。不過或許這也可以讓這本書成為另類的減肥書,因為當你讀到紅蟳米糕、千年老麵蔥肉大包、雞仔豬肚鱉、酸白菜魚虎湯、西湖醋魚的美味,絕對不會想再吃炸雞薯條配可樂!

除了武功和美食,故事裡面的情感更是讓人感動,首先出場的,就是主角跟媽媽間的親情。主角的媽媽受人陷害後全身癱瘓,讓他立志要找出救治媽媽的方法,所以才有後面一連串的故事。十三歲的孩子們正值青春期,漸漸脫離爸媽的保護,是一個開始對外面世界好奇探索的年紀,也是開始跟同儕之間有更多互動的年紀。故事中的主人翁志達,人如其名,心志穩定而豁達,他對好朋友有情義,即使對他不友善的同學,他也在互動的過程中,學到原諒跟接納。我很喜歡鄭老師對於霸凌部分的處理方式,不是以暴制暴,也不是逃避問題,而是以正面回應問題,在這套書裡,可以看到很多的同理心,很多的溫暖,很多的包容。

文章寫再多也沒有故事精采度的萬分之一,大家還是跟著主角志達,一起享受雞仔豬肚鱉與西湖醋魚的美味吧!

【少年廚俠】除了將飲食文化帶入小說,還將臺灣的歷史發展藉由穿越的情節回到過去,可以讓青少年讀者鮮明且生動的理解臺灣史,其中尚且點綴各地的人文風情,讓青少年朋友可以實地踏查,是套好吃、好看、好玩又好讀的好書。
──胡川安 「故事:寫給所有人的歷史」網站主編

作者巧妙的利用時下流行的穿越題材,再融合料理和早期武俠小說風格,頗有耳目一新之感。而在各色元素的包裝之下,本書的基調在於「包容」,書中出現的各方菜系,都有獨特丰采,並沒有高下之分。
──楊志朗 彰化鹿鳴國中教師

人生即是江湖道場,讀書、做事也如練武修道。相信青少年讀者在作者忽張忽馳的筆力吸引下,將隨著主角穿越古今,在尋求神功心法與廚藝精進的艱辛過程中,映照自身的成長經驗,體味人性的至深至樂與仁者無敵的境界,並沉醉在他以「灶幫」再現「以武行俠」的文化魅力。
──黃雅淳 國立臺東大學兒童文學所副教授

一、神祕入幫儀式

「耶!終於到了。」汽車一停,林志達便迫不及待的開了車門,尋找他們要去的大飯店。

為了期待已久的這一天,志達興奮的整晚失眠,天未亮就起床,把拳腳功夫演練了無數次,然後催促家人上車。一路上他好奇的問東問西,又不時殷殷的望著車窗外,活蹦亂跳的像喝了什麼強效興奮劑。

他的媽媽跟著下車,急忙伸手拉他說:「喂!別跑,等大家一起走啊!」

「噢!」志達回頭打量媽媽的神情,關心的問:「媽,你會緊張嗎?」

媽媽還沒開口,阿姨已經將車子停進車位,來到一旁板起臉說:「當然不會!你這小子,別故意製造緊張氣氛。」

「我才沒有。」志達笑著摸自己狂跳的胸口,坦承的說。「我本來就很緊張。」

下了車的外公也整理好儀容,笑說:「平常心,平常心。」

媽媽看看大家,便吸口氣挺起胸膛說:「走吧!」

這一日是農曆臘月二十四,民間送灶王爺上天庭說好話的日子,卻也是神祕組織「灶幫」一年一度的聚會日。

每年這一日,年滿十三歲的少男少女要拜祖師爺,進行入幫儀式,而今年更是難得,因為二十年才舉辦一次的「武藝大會」總決賽也將同時舉行。大會上將選拔出新任幫主,由於攸關全球餐飲食品界的權力重新分配,因此備受矚目。

入幫儀式是十點半開始,然而十點未到,停車場已經塞滿汽車,來自全球各地的幫員魚貫的進入了大飯店,在報到處簽到。

一進入飯店,志達便衝向大片落地玻璃窗前,興奮大叫:「哇!快來看,外面就是有名的無邊際游泳池。」

媽媽嚴肅的對他使眼色,並壓低聲說:「都已經是國中生了,表現得成熟一點。」志達不理他,繼續興奮的又跳又叫。媽媽急忙回頭跟阿姨周旋在眾多來客中,交遊廣闊的外公更是左攀右談,應酬不止。

今年共有二十五位少年少女要入幫,他們必須在灶王爺面前展現灶幫的拳腳功夫,方有拜祖入幫的資格,志達正是其中之一。他的媽媽陳淑美則是這一屆,最熱門的兩位幫主人選之一。

為了這一天,他每天清早劈柴燒灶煮出鹽水之氣,讓媽媽在廚房裡吐納練功,而他則在廚房外練丹田、蹲馬步,不斷重複演練花掌與果拳。

母子倆目標不同,但一樣用心。

志達的媽媽陳淑美是臺南百年老餐館的小女兒,他的外公陳晉塗沿襲了古都自明清以來的精緻料理技藝,全都悉心傳授給自己的女兒。他的爸爸林耀雄,生前是臺中清水區有名的總鋪師,廚藝傳承自「總鋪師巢」的高雄內門區。

兩夫妻無論是廚藝或武藝,都是功夫了得的高手,可謂門當戶對,當年結婚時傳為美談。婚後兩人在臺中辦桌營生,三年後生下志達,恩恩愛愛的過了八年。

不幸的是林耀雄在志達五歲的時候車禍身亡。陳淑美便帶志達回到臺南娘家,組了「新府城辦桌團」,到處為人辦喜宴,享譽嘉義、臺南、高雄、屏東一帶。陳淑美常常對志達說:「你爸是一位頂天立地的廚俠,常常為人排紛解難,急公好義,你要好好的向爸爸學習。」志達因此把爸爸當作偶像,熱烈期待著入幫時刻的到來,好跟爸爸一樣當一位大廚俠。

好動的他喜歡練功,對於武功之源的廚藝也很有興趣,從小耳濡目染之下,他也學會了好多道菜。

一陣菜香飄來,「嗯……」他不禁抬高鼻子,轉移了目標。

離開大落地玻璃牆,他跑到廚房外想探看有什麼山珍海味,不料卻被一位穿著雪白廚師服,六十歲左右的老先生擋在門外。

老先生滿面紅光,雙眼炯炯不怒而威,他坐在凳子上,伸出右手,不客氣的對志達說:「廚房重地,非請勿入。」

他朝裡頭偷瞄,發現裡面聚集了許多廚師,有人在切菜,有人在油炸,有人在熱炒,有人在擺盤,個個熟練的忙活著,根本沒有他駐足的餘地。

這位老廚師竟然躲在門外不工作?不過也怪,似乎有好多人想上前跟他搭訕,卻被兩位西裝筆挺的保全人員提前一步勸離。他們回頭發現志達這漏網之魚,很快的也將他趕走了。

他到處閒晃,覺得這間有名的高級飯店富麗堂皇,處處叫人驚喜,果然名不虛傳。

一到十點,一位男士在報到處喊說:「參加入幫儀式的少年們,請到大廳集合。」

志達聽到後連忙過去,看見不少同齡的孩子也在那兒。在男士的帶領下,一起前往十二樓的階梯會議室,進行走位與預演。

會議室由二十層臺階和最底下的舞臺所組成,舞臺的牆中央掛上了兩人高的灶王爺畫像,畫像前方擺有一長桌香案,案上有個哥窯冰裂紋粉青瓷大香爐,而案前放置有一張紫檀大理石山水紋太師椅。

不久灶幫成員們陸續就座,現場人聲鼎沸。十點半一到,司儀便大聲宣布:「各位女士,各位先生,第兩千一百六十二屆全球灶幫大會,正式開始──」隨即燈光一暗,只剩聚光燈打在舞臺中央的少男少女身上,空氣一時肅靜下來。

咚咚──咚咚──耳邊響起的是節奏明快的武術進行曲,男女少年蹲好馬步,凝神調息,專注一致的開始出掌。

司儀是知名的電視美食節目男主持人,他拿著麥克風,一邊詳細的介紹:「請大家跟著孩子們一同溫習本幫的基本功法之一──梅蘭菊三花掌。先是破冰梅花掌,五指彎曲如梅開五瓣,內力加諸指尖,隨意念加以抓、刮、繞、攪、纏,指勁凌厲如寒梅開破澈骨冰雪,正所謂『寶劍鋒從磨礪出,梅花香自苦寒來』,源自整備元寶餃子的菜肉餡……」

「喝──喝──啊──」

正如司儀所言,這是基本功,每一家的孩子無不是練熟了,才敢在這拜祖之日上臺見人,否則眾目睽睽之下那可會丟盡家族的臉。志達為了表現凌厲的態勢,不禁咬緊牙根,豎起眉毛,其他孩子也都展現自信,張臂如弓,使勁的舞動雙掌。

「接著是翻雲蘭花掌,迅捷轉動手腕,以內力帶動手掌靈活躍動,讓對手眼花撩亂難以接招,源自撥筍殼之靈巧翻轉手。最後是托月菊花掌,雙掌輪番左右對揮,內力灌在掌托,此乃源自備製獅子頭甩肉團之姿……熟練我灶幫花掌到了第七層級,鼻竅中自然會聞到深妙不可言狀的花香……」

觀眾之中不乏內力深厚者,因而心領神會的讚嘆著:「香啊……空谷幽蘭……清新高雅……」

司儀語重心長的說:「七○年代瓦斯爐普及之後,灶幫中人便不用再日日劈柴練氣了,許多人因此疏於基本功,漸漸把功夫都荒廢了,只剩少數有後繼傳人。就是臺上這些年輕人了,請大家給予熱烈掌聲。」

臺下的人群踴躍鼓掌。

「接下來是果拳。」司儀認真的介紹,「第一招是磅礡鳳梨拳,實招直拳的代表,僅以雙拳磅礡之力給予對手迎面痛擊,是不得已的保命之拳。再來是雷厲釋迦拳,凸出中指指節之側擊勾拳,目標是對手的頸脈,殺傷力強大,使用之前務必三思。緊接著,霹靂南瓜拳……同樣的,練到第七層級,如入悠悠然百果千香之室……」

許多觀眾又輕抬下巴深呼吸,陷入陶醉之狀。

表演完畢,全場報以熱烈掌聲。「現在,有請現任的范衛襄幫主,引領大家一同參拜祖師──灶王爺。」

幫主走上舞臺向眾人抱拳作揖,志達一愣,原來幫主就是廚房口的那位老廚師,而兩位保全人員竟是他的隨身護駕。

臺上的少男少女們向後轉,面向祖師爺,只見幫主從懷中拿出一顆雞蛋大小的石頭,端端正正的擺在案頭中央。接著轉身,接過隨從剛點燃的一支長香,白煙裊裊騰起。

「莫非他就是外公說過的,人稱『通灶』的最高級廚師?」志達心想,佩服不已。「身兼各大飯店的總廚,但不用下廚做菜,只需在廚房口檢查廚師們送出的成品,而且只消望一眼不用試吃,就能看出成品的色香味是否正確到位。」

「拜祖三鞠躬。」

司儀令下,眾人起立跟著幫主鞠躬。

緊接著,便是孩子們的入幫典禮。

幫主面向大家,坐上太師椅。二十五位孩子便依照司儀指引,規規矩矩的向灶王爺和幫主行三跪九叩大禮。

「禮成──」行禮完畢,這儀式便簡單隆重的完成了。

許多家長感動的頻頻拭淚,因為這不只是孩子的成年禮,還是克紹箕裘的開始。從這一天起,他們必須肩負光榮的義務與使命,正式傳承廚藝和武藝給孩子,扮演起「師父」的角色。

陳淑美聽見「禮成」兩字,欣慰的微笑。

舞臺上,孩子們仍然跪在神案前,準備聽訓。

幫主接過麥克風,懇切的說:「恭喜大家成為灶幫的新弟子。」

「好啊!」現場再度響起熱烈的掌聲。

幫主微笑不止,等掌聲停息後又說:「自燧人氏鑽木取火以來,祖先火烤而食,到了新石器時代,從燒烤進化到烹煮,專職的廚人應運而生。商周時期,青銅器取代了陶器,春秋末年,鐵器又取代青銅,後來人們在鐵鍋旁加上把手,變成輕便易於移動與清洗之廚具,於是與它搭配的固定『土灶』便誕生了……」

志達聽得有點膩,不禁打了個呵欠。

幫主又說:「春秋戰國時期,廚人供奉灶王爺為祖師爺,自稱『火土之人』,簡稱『灶人』。到了秦統一天下,灶人為了抗暴而團結,因而有了『灶幫』的組成,而後代代相傳,至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。」

「哇!」孩子們響起讚嘆聲,志達這才醒過來。

「我們灶幫乃是武林各幫各派的鼻祖,只是幫規一再要求幫員們謙卑,世人因此對我們所知不多。然而,祖師爺有先見之知,因為在血腥爭鬥的江湖中,低調才是明哲保身的智慧之舉。」

幫主站起身,整理衣冠,回身向祖師爺一鞠躬,接著又轉回來,鄭重的對新幫員說:「我灶幫成員又分『民灶派』與『官灶派』,廚藝和武功多有不同。因此為了分出彼此,也為了與自家人相應和,先祖傳有暗號來分辨,現在我就要傳授給你們,仔細聽好了。第一組暗號是:『三日下廚房,洗手做羹湯』,而其相應的暗號是:『誰知盤中飧,粒粒皆辛苦』。」

「哈,哈!」志達忍不住笑起來,細細的自語:「竟然用牛頭去對馬嘴。」

幫主眉尾輕動,沒去理會,倒是志達前方的少女,回頭朝他不悅的「噓」一聲。幫主繼續說:「第二組暗號是:『開門七俗務,柴米油鹽醬醋茶』,相應的回答是:『閉戶七高古,琴棋書畫詩酒花』。」

志達開心的點點頭說:「這回對得好。」

那女孩又回頭,但沒出聲,而是白了志達一眼。志達不甘示弱,張嘴揚眉,回她一個鬼臉。

「第三組暗號是……」幫主若無其事的繼續傳授,卻假裝手摸袖口,像是捏起衣服上的毛球,然後一指彈開。

志達忽然感到有股強風灌進他的嘴巴,宛如一顆老拳哽進他的喉嚨,讓他發不出聲,想吐又吐不出來,很不舒服。

「『中國八大菜系,閩、浙、粵、魯、蘇、湘、徽』,接下來,相應的本來只有一個『川』字,但是前任的幫主,湯之鮮老前輩將其更改為『川、京、臺』。這三組暗號請大家默記,終生不可忘。」

志達反射性的揉揉脖子,試著清清喉嚨。「咳──咳──」

一旁有個少年主動拍他後背,關心的問:「你還好嗎?」

「咳──還好。」志達點頭致意,這時不舒服感消失,聲音也恢復正常,他看看前面的女生,覺得事不單純,因此不敢再開口。

「期盼大家秉持祖師灶王爺仁民愛物的精神,恪守本幫幫訓:清、靜、和、寂、澹、薄、隱,默默的為人類的飲食文化貢獻心力。」幫主誠摯的說。「你們要勤練功法,團結合作,發揚本幫的武學精華。今後這繼往開來的重擔,就落在你們這些新血身上了。」

幫主致詞之後,向大家深深鞠躬,眾人又回以掌聲。

他將神案上的石頭收進懷中,隨即令孩子們解散入席。志達依照座位表找到自己的座位,回到家人身邊。

接著司儀興奮的說:「各位來賓,今天的重頭戲是二十年才一次,幫主選拔的『武藝大會』。這一屆共有三百多位灶幫成員報名,符合三十五歲到五十五歲年齡限制的初賽資格。初賽之後有五十六人進入複賽,再經過激烈的比鬥,選出十位進入決賽,到最後只剩下兩位頂尖高手魏興先生和陳淑美女士,將在今天進行總決賽。一位是官灶派,一位是民灶派,恰恰是『官民對決』,下午兩點即將在杏壇舉行,請大家準時前往觀戰。」

現場一陣歡動。

司儀又開心的說:「范衛襄幫主為了舉辦這盛會,不僅包下了餐廳,也包下了廚房,一手包辦宴會中所有美食,務必要讓每個人都吃得開心。說著說著午宴時刻也到了,請大家前往一樓『快雪時晴餐廳』用餐。」

大家一聽,紛紛歡欣的移駕到餐廳去。

幫主精心為大家製作了滿漢料理:有蛋餃和魚丸組成的「金餃魚珠」,有娃娃菜墊炸乳鴿的「金鳥入林」,有燴炒黃白兩鱔魚的「二龍相會」,還有雞脯肉與燕窩合蒸的「鳳還巢」……眾人吃得津津有味,讚不絕口。

宴會中,大家紛紛去向魏興和陳淑美加油,連著也向魏興的父親魏鼎辛長老、陳淑美的父親陳晉塗長老恭賀,整個餐廳鬧烘烘的,比結婚喜宴還要熱鬧。

幫主貼心的在飯店樓上為選手安排了休息的套房。午餐進行到一半,志達發現媽媽臉色發青,阿姨發覺不對,急忙帶她上樓去休息。

志達非常擔心,跟去想要幫忙,但來到房門口阿姨卻對他說:「你媽情緒太激動而動了真氣,我要幫她運功調理,你不要進來,否則反而礙事。」

「噢!」志達只好懷著憂慮轉回餐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