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版即將登場,敬請期待!

圖/文|雍.卡拉森 Jon Klassen 
譯|李貞慧(水瓶面面)
 
定價| 320 元
放入購物車
 
   

出生於加拿大,現定居美國加州洛杉磯市。他曾經為動畫長片、音樂錄影帶和雜誌書刊等繪圖,為一位知名的插畫家、作家、設計師。他第一本自寫自畫的作品《找回我的帽子》(三之三),榮獲蘇斯博士獎(Theodor Seuss Geisel Honor Book),《這不是我的帽子》(親子天下)更獲得美國凱迪克金牌獎等共計19項獎項。同年,由他繪圖的《神奇的毛線》(小天下)也拿下美國凱迪克銀牌獎。他成為自凱迪克獎創獎以來,1947年之後,唯一同時拿下金、銀牌雙料殊榮的作家。另一部與愛倫坡文學獎最佳童書得主麥克.巴奈特合作的《一直一直往下挖》,也獲得繪本最高榮譽凱迪克獎。

想一賭雍.卡拉森的其他精采作品,可至部落格:jonklassen.tumblr.com

 

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研究所碩士班畢業,現為高雄巿立後勁國中英語老師。

重度繪本愛好者,因為太愛繪本了,於是把繪本帶入長期的親子共讀中,也把繪本融入到英語教學裡。不僅嘗試用繪本來教國中生文法句型,更進一步以英文議題繪本引導中學生思考與討論,期待開啓中學生關懷世界的視野與行動力。

著有親子書《面面媽媽碎碎念》(新手父母)以及英文繪本導讀書《用英文繪本提升孩子的人文素養》(小樹文化)。譯有繪本《魔法骨頭》(小魯)、《露露操作書系列套書》(三采)、《等待一個最美的……心願》(維京)、《一個完美的地方》(阿布拉)、《小雞大冒險》(聯經)、《跟隨爸爸的歌聲》(滿天星)。

《書單》Booklist

在帽子三部曲的最終回,卡拉森運用專屬的冷面笑匠功力,述說一段與帽子有關的故事。書中分三個段落,場景是由粉紅色沙塵與咖啡色色調的沙漠為主,當然還有隱隱將發生的背叛氣味。結局依舊如同前兩本令人意想不到,隨著書中愈來愈緊張的情勢、簡單輕鬆的描述,與引人入勝的小細節,都會讓人深深愛上這本書。
 

美國《學校圖書館期刊》School Library Journal

「帽子最終回」提供粉絲神秘的幽默,讓人期待驚喜的結局是什麼。藉由一個迷人的彎,矛盾與衝突可以藉由同理與友情被解決。我們能從卡拉森筆下的動物清楚看到他們思考的神情,像《找回我的帽子》裡的熊與《這不是我的帽子》中的魚。超現實的輕觸感增加故事夢幻般的惆悵。這是一本不同、但完全令人愉快和發人深省的卡拉森巧妙系列。此童話故事稍微觸及超現實的元素,為其增添如夢般的憂愁感。雍卡拉森的巧妙系列中,再一頂獨特又充滿愉悅,並且令人深思的帽子。
 

《出版者週刊》Publishers Weekly

卡拉森仔細考量了做決定的時刻,除了根據「誰會有興趣」,以及「是否有其他人在旁觀看」這兩個條件,其實有其他可能來突破這兩者。相較於前兩本書特定的陰謀與威脅,這本書的結尾是溫馨的與滿天星空。三本帽子書都跟正直有關,而正直所指的東西並不總是相同。
 

《環球郵報》The Globe and Mail

如史詩般的魔戒三部曲劃下驚心動魄的的結局。這兩隻烏龜則在沙漠中發現一頂帥氣的高頂寬邊帽,還只有一隻才能戴。《發現一頂帽子》探索一種出人意料、微妙的友情與談判。而且你不需要複習《找回我的帽子》跟《這不是我的帽子》,也能看懂這本書。
 

《新聞報》La Presse

依舊表現亮眼,卡拉森總是知道如何用最少的篇幅來跟讀者對話。「簡單直爽」是這本書最強的實力。
 

不只發現一頂帽子----------《繪本教養地圖》作者/海狗房東

從《找回我的帽子》、《這不是我的帽子》,直到最新的《發現一頂帽子》,「帽子」都象徵著「慾望」,而慾望往往驅動貪念,貪念醞釀偷竊的犯意,讓故事中的某個角色覬覦不屬於自己的東西。當然,這系列之作之所以深受讀者喜愛,能讓聽故事的人百聽不膩,說故事的人也百說不厭,絕對不是因為作者藉由這樣的情節,對小讀者進行道德勸說,企圖幫助家長讓他們的孩子成為「品格高尚的人」。相反的,作者在故事中說的非常有限,但該說的都在情節和繪圖中自然展現,將最可貴的價值澄清與思辯的過程全都交給讀者自己。

為孩子說這個故事時,孩子可能會提出「兩隻烏龜可以一起分享一頂帽子」的想法,這是值得鼓勵的,但是這本書更值得推薦的,其實正是作者並未將故事的發展導向「分享」這頂帽子。兩個好朋友大可這麼做,雖然帽子只有一頂,但是可以輪流戴,這樣也很公平……

這樣的做法確實是近乎無懈可擊,十分符合我們一直以來對孩子的教育。但讀者不妨回頭看看故事前段的圖,兩隻烏龜試戴帽子時,對方都說「好看」,可是真的好看嗎?過大的帽子其實並不適合牠們。因此,與其分享一頂過於勉強的帽子,不如共享一段難得的友誼,看看故事最後的那場夢,多令人動容!

其實,只要別去在意那個虛無的競爭目標,因為競爭而起的亦敵亦友的矛盾也就迎刃而解。在那目標之外,還有更值得我們追求和珍惜的。

兩隻烏龜,發現一頂帽子,對那一隻帶著人性小惡、更像你我的烏龜而言,牠最終發現的,不只是一頂帽子而已。讀這本書,你和孩子發現的,也絕對不會只是一頂帽子。

 

《提在手上的道德之矛與盾》------------諮商心理師/洪仲清

牠們使用了「公平」的原則,也就是乾脆兩隻烏龜都不戴。這不傷任何一隻烏龜的情感,卻壓抑不了渴望。最後,用夢境解決這件事,在夢境裡面,兩隻烏龜都戴了帽子,這是「互惠」,給孩子一個簡單而又完滿的結局。

如果這本書作為一個睡前故事,那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。進入夢裡,尋找現實生活中,比較不容易讓大家都滿意的處理方式,這種能力,孩子比大人行。

大人少了想像力,用各種不同的道德法則,以及不同層次的考量,相互叫陣與攻訐。到最後道德議題,總在我的感受,以及他人的感受之間,來回糾結與猶豫。

有時候,情緒角力會有個結果,那麼至少會有一方的感受先被照顧到。有時候,情緒角力到雙方氣力都快要耗盡,那只好磨出一個「理」。以後依理而行,個人情感次之,如此相處起來,才能長久,不那麼累,不會再相互累積無法收拾的傷害。

可是,調整不了自己的情緒,或者被社會上常出現的,過於濃烈地又言過其實地表達習慣所影響,常把「理」衝破一個缺口。這時候,乖乖依理而行的人,就容易覺得自己是笨蛋,於是把「理」棄置一旁,大家走起路來,就感覺更加地艱難。

複雜的生活過久了,會渴望簡單。可是一個人難以離群索居,至少暫時做不到,做不到不被許多莫須有的道德綑綁著。這時候,像是跟著孩子一起看繪本,簡單的世界,讓我們頓時輕鬆了起來,我們提在手上的道德之矛與盾,可以暫時卸下。

在赤子之心裡,反璞歸真。

繪本裡的線條,讓人舒服與頑皮了起來(就像我每次看到傑尼龜出現,看到牠的圓圓亮亮的頭,就想發笑)。我們的內在小孩,跟孩子玩在一起,出來透透氣,療癒療癒。這個時候,兩個人都戴著一頂自己喜歡的帽子,這不用進入夢境,在現實中就可以發生。

 

發現一頂帽子------------大元國小老師/蘇明進(老ㄙㄨ老師)

打開《發現一頂帽子》,兩隻烏龜正對著我眼神飄移,我喚著小蘇姑娘一同來閱讀這本有趣的繪本。

讀過先前的《這不是我的帽子》和《一直一直往下挖》這兩本書,小蘇姑娘對於雍.卡拉森的畫風並不陌生。一翻開這本繪本,小蘇姑娘就被這兩隻烏龜逗笑了。

我開始唸著故事:「在沙漠裡,有兩隻烏龜好朋友,有一天突然發現了一頂帽子……烏龜說:『是我們一起發現的,不過帽子只有一頂,可是我們有兩個』……」

一邊唸故事,還要一邊裝兩隻烏龜不同的聲音。要想當一位稱職的故事爸爸,真的是好忙啊!

這是一本談友情與共享的繪本,故事情節雖然簡單,其中隱含的議題卻很深遠。所以我們先從畫作上開始談起:「你有沒有看到左邊烏龜的眼神很好笑?」

「有,左邊烏龜一直在偷瞄帽子。」小蘇姑娘說。

我問:「在哪一頁裡,還有出現奇怪的眼神?」

小蘇姑娘一直又往前翻,又找到烏龜的怪怪表情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「這眼神代表什麼?」

小蘇姑娘接著說:「牠很想要這頂帽子。」

「可是帽子只有一頂耶?所以左邊烏龜做了什麼事?」

「牠趁前面這隻烏龜睡著時,想要自己跑去戴帽子。」

在翻頁前,我故作懸疑的說:「那你猜,後來牠有沒有成功戴上帽子?……哈哈,猜錯了,牠跑到帽子旁邊,看了看帽子,又跑回去睡覺了。」

我們反覆翻了這幾頁,我希望小蘇姑娘能從故事中,感受到潛藏於文字和圖像裡的人際互動與情感流動。

「左邊烏龜,是這麼想要這頂帽子,牠一直在偷問右邊烏龜說:『你快睡著了嗎?你快睡著了嗎?……你已經睡著了嗎?你已經睡著了嗎?』牠甚至走到帽子旁邊,可是,最牠後放棄了那頂帽子,你猜為什麼?」

「因為只有一頂帽子。」

我說:「嗯,這是一個好回答。爸爸有個問題想問你,你看牠站在帽子旁邊,卻說:『我們兩個都有帽子?』你聽爸爸再唸一次:『我們兩個都有帽子?』牠在想什麼?」

「牠在想右邊烏龜說的話。」

我稱讚的說:「沒錯,我們再來讀一讀右邊烏龜說了什麼話:『你也在我的夢裡。你也戴著一頂帽子。你戴起來也很好看。』是真的有兩頂帽子嗎?」

「不是,是因為右邊烏龜在作夢。」小蘇姑娘指著繪本說。

我說:「哦,原來如此,右邊烏龜夢到大家都有帽子。那左邊烏龜聽完以後,你覺得牠的感覺是什麼?」

小蘇姑娘說:「牠可能覺得很不好意思……」

「嗯,牠可能覺得很不好意思。」

我又問:「你比較喜歡哪一隻烏龜呢?」

「我比較喜歡右邊烏龜……因為牠希望大家都有帽子可以戴。」

我微笑的說:「爸比也喜歡右邊烏龜。不過左邊烏龜也很棒,牠後來有認真想一下,最後放棄自己戴那頂帽子。」

小蘇姑娘說:「對,牠最後回去睡覺了。」

「那爸比再問一個問題:請問你有時候也會像左邊烏龜一樣,很想要一個東西、捨不得和別人分享的感覺嗎?」

小蘇姑娘想了一下:「有,我和弟弟玩的時候…..還有跟同學玩的時候。」

我說:「嗯,今天爸比看你在和同學一起玩的時候,捨不得把自己的繪本借給別人。有時候,我們會因為很喜歡一種東西,而捨不得和別人一起分享。這種感覺其實很正常,因為我們好愛這個東西。」

小蘇姑娘說:「對呀,那些書是我的,我捨不得。」

「但是,也許我們可以學習右邊烏龜,想個辦法讓兩個人都戴上帽子。」我繼續說:「例如:你一本書,我一本書,大家都有書可以讀時,就會感受到一起讀書的快樂。也例如,像這本繪本裡的兩隻烏龜一樣。」

「牠們在夢裡,大家都有帽子可以戴。」小蘇姑娘說。

「對,牠們因為不想獨占那一頂帽子,所以心裡感到很快樂。也因為這樣的快樂,所以這兩隻烏龜在夢裡頭,都開心戴上各自的帽子了。」

看著末頁戴著兩頂帽子的兩隻烏龜,我和小蘇姑娘都不禁會心一笑。當我們能為每個人戴上美麗的帽子後,就不用再貪戀現實生活中那頂唯一的帽子了。
 

發現一頂帽子 發現自己心中的真善美------------親職溝通作家/羅怡君

發現一頂帽子,沒想到帽子下藏著如此豐富的秘密。

帽子裡看似空空如也,卻因為戴上腦袋開始變得複雜:
戴上它,你開始有點改變,不只是看起來漂亮而已。
腦袋開始運轉,只有自己知道的小小念頭逐漸冒出頭來,
而且像氣球一樣,變得越來越大……。

作者延續「不多話」的詭秘風格,揉合之前「那不是我的帽子」、「一直一直往下挖」的關鍵元素:帽子、探秘,運用大家熟悉的線索迅速進入劇情,在短短的頁數裡直闖每個人的內心世界,勾引出那些不能說的秘密。

想和孩子共讀這本繪本,可說是最容易也是最困難的事。簡單易讀的對白和一目了然的插畫,讓大人們無法濃縮、重整、摘要任何句子和故事,極低的閱讀門檻雖然不讓孩子有挫折感,但更多挑戰是緊接在後的對話,這本書絕對能保證孩子主動向你開口:「媽媽,妳覺得結局是什麼呢?」

「發現一頂帽子」運用孩子生活裡常見的衝突情境,當兩個好朋友同時喜歡上某件東西,但某件東西又不能「分享」的時候,看似敏感緊張、一觸即發的爭奪畫面,最後無語的畫面向我們展現雲淡風輕的無限可能。

就是這樣易懂又命中紅心的繪本,能在幾頁的敘事裡給出容納大量想像力的空白,每個人身處其中自編故事、每一個人的故事也保證絕對「圖文相符」,你不禁開始佩服作者深厚的功力,讓每個讀者的腦袋自動開啟運轉,並發現故事背後有個隱而不顯的訊息在前方閃爍。

最令人感動的是,前方閃爍的信號燈引領我們觸碰自己的內心,讓我們有機會和人性弱點面對面、覺察承認自己的念頭,最後誠實地問自己:「我會怎麼選擇呢?」

也許我們會和書裡的小烏龜一樣,走出長長的思索隧道,最後發現自己真、善、美的特質,沒有消失一直存在。

 

偷帽子的小魚,結局是什麼?

《這不是我的帽子》

定價270元

最令人回味的,永遠不是挖到寶的那一刻

《一直一直往下挖》

定價320元
放入購物車 放入購物車
 
Copyright©2016 Jon Klassen
From We Found A Hat BY Jon Klassen
Reproduced by permission of Walker Books Ltd, London SE11 5HJ. www.walker.co.uk